2016中超赛程-网络小说改编游戏到底有多火?6部作品拍出了2800万元

网络小说改编游戏到底有多火?6部作品拍出了2800万元

    盛大文学举办的国内第一届网络小说游戏版权拍卖会昨天在上海举办,2016中超赛程 一共拍出了6部作品的手游改编版权,累计拍卖的价格达到2800万元,版权最低的一部也有160万元,最高则达到810万元。2016中超赛程

    网络文学作家唐家三少和说梦者这次都有作品进入拍卖,他们都对版权销售形式很感兴趣。唐家三少表示大家都是摸着石头过河,是一种尝试吧,因为以前也都没做过,也不知道它能做到什么程度。说梦者认为对我们、对整个市场都是有好处的,比较公开透明,到底多少价钱。无论是多是少,起码是明明白白的,而且不但我们知道,可以说也是广而告之,让媒体也知道,让读者也知道,不然像过去卖,基本上只有一个很小的圈子里才能知道。

    去年下半年,一部热门网络小说的手游版权只有100万元左右,如今却是身价暴涨。

    盛大文学董事长邱文友说,他们组织这次拍卖会一个主要目的,就是想弄清楚如何给自己的版权定价。

    邱文友:其实从我们的收益各方面来讲很明显的现在衍生版权的销售的收入其实在快速地增长,远比付费阅读卖字为生的增长要快得太多了。但是怎么去定价,其实这是一个很新的课题,所以我们也在不断地探索多种不同的方式,就其目的就是希望能够找出一种能够更透明、公于市场价格这样的一套机制,其实今天的这个拍卖会也是我们往这个目标去走的一个尝试。

    值得注意的是,这次拍卖的仅仅是手游版权,由于网络游戏包括手游、端游、页游等不同形式,因此一部网络小说的版权可以根据不同游戏形式反复出售。例如,今年5月份,网络小说《我欲封天》的页游改编版权已经以上百万元的价格售出,这次盛大文学又把这部作品的手游版权卖了665万元。参与这次盛大拍卖会的是来自全国的20多家游戏公司,宜搜游戏就是其中之一。宜搜首席运营官赵磊说,尽管游戏厂商看上去个个都像土豪,但实际上,他们的出价都很理性:

    赵磊:作为游戏公司来讲,我们在选择的同时,我们前期已经做了一些调研。实际上我们对这个产品未来它的在营收上的表现和预期已经有了相关的一些评估,实际上你会对它心里的一个价位已经做好了设定,你会设置好了一个范围,超越了那个范围你会觉得不可控,那么在这个范围之下的话,实际上就是以最经济的方式得到。

    网络作家方想的《不败王座》得到了这次拍卖会的最高出价——810万。有意思的是,这是一部“期货作品”,小说要到今年10月份才会开始写。巨人网络公关总监马全智表示,这其实是游戏公司改编网络文学的常规“套路”。

    马全智:游戏、文学的这个泛娱乐化的结合首先看重ip品牌的影响力,知名度高的话能降低游戏的推广门槛。第二点的话就是题目、题材要有可塑性,跟游戏改编要有高结合的空间,比如我们之前有一款热门的网络小说《蛮荒记》改编的手游,它90%的读者是通过手机看的,小说的情节也主要是打怪升级,那改编成手游之后读者的接受度非常高。第三点就是最好在小说没有更新完的时候就开始做结合,这样的话,游戏跟小说、玩家、读者跟作者之间就能够产生良性的激发,共荣共生。

    今年以来,网络文学版权报价一路走高,网络文学网站纷纷把以前积累的作品拿出来变现。盛大文学方面透露,今年一季度,公司的版权收入已经是去年全年的130%。盛大文学董事长邱文友说,盛大在拍卖版权的过程中,是一个平台商,同时也是一个大数据提供者。

    他们能够提供给厂商一些很直观的数据,比如小说的受众都是什么年龄层次,他们的购买力如何,消费行为有何规律等等,厂商可以利用这些数据,来为玩家量身打造游戏。

    邱文友:我们在每一个拍品的后面,我们的首席数据官陈运文已经对这个作品相关的数据其实我们所拥有的数据比它今天present的大概还要多一百倍。那他今天在这个里头精炼出来了跟拍卖的买方最相关的一些数据做一个完整的呈现。其实将来拍到这个作品的买方,未来在开发的时候,我们还会提供售后服务,我们的数据的团队会进去给他们做更深层次、更精致的数据的分析,以求他们从我们这边拍走的版权,可以创造出来最好的产品。

    网络文学版权今年能够走高,与手游公司的热捧有直接关系。手游开发成本低、开发周期短,加上资本大量涌入,使得手游公司可以批量采购、反复推出多款产品试水。因此有大批公司出高价来争夺网络小说的IP,也就是知识产权(intellectual property)。在完美世界高级副总裁许怡然看来,能够创造知识产权的网络文学网站,已经站在了“食物链”的最顶端。

    许怡然:我一直认为真正创造ip才是价值链的顶端,你说你是买ip,你说带领ip,我觉得只能说是退一步求其次,几乎完美所有游戏都有ip的。《武林外传》、《诛仙》、《赤壁》,这些游戏我们都是有ip的,然后我们又花了很大的加强去签金庸的ip,所以其实完美在ip上的投入还是很大的。

    盛大文学董事长邱文友说,接下来他们可能还会进行网络小说影视版权的拍卖。影视公司本来就是网络小说改变版权的大买家,《甄嬛传》、《步步惊心》这些广受欢迎的作品都改编自网络小说。而且,现在各大视频网站都在主打自制剧,对影视版权的投入力度很大,这也给了盛大文学另一个的机会。目前,盛大文学占据了这一市场将近7成的份额,具有相当的话语权。

    邱文友:今年我们也打算做一个影视的拍卖,这个影视剧呢其实我们今年的增长比起手游这部分丝毫不逊色,究其原因也很简单,举个例子,在去年以前,没有视频网站来找我谈采购ip,今年所有的视频网站都来了,为什么呢?因为以前视频网站都喜欢去买成剧,高价去标大片,首发、独家这些,现在没一家都是砸重金要做自制剧,所以其实他们会面临的问题跟手游厂商会面临的问题时一模一样的,所以他们也是得回到我们这边来找。

    经济之声:倒退几年网络作品一般帖上的标签都是属于草根,或者本身的议价能力也有限,可能本身的文字版权都是每千字才几块钱卖给网站,而如今网站的衍生品,游戏的版权现在都已经卖到几百万到上千万,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变化?

    李光昱:最早读者主体群都是一些小孩,因为真正的工作非常繁忙或者所谓事业有成的人可能没有时间去看这些东西,或者他的欣赏不在这个地方,但是随着时间的推演,就是原来的小孩现在都成长为主流的消费者,而且网络文学作品所针对的是更普遍大众的情感和欲望,这些东西构成游戏主体能够吸引到足够多的眼球,赚到更多的钱是必然的事情。一代人的文学反映了一代人的生活状态和价值观,类似80年代有伤痕文学,再早文革时期会有一类文学作品。凡是有文学的作品没有纯文学,至于判断主流和非主流,以阅读量和社会影响力可以进行判断。最早期的伤痕文学到后来的一些思考,往往真的好的文学作品是在国家和民族面临一个重大的转折点,这种情况之下作品才能真正很深刻很打动人心。

    对于一个社会无论电影还是游戏或者其他衍生产业,最终就是看你讲的故事好不好。中国在形式上的东西做的非常好,电影中也有很多好莱坞的特技也非常漂亮,但是电影里故事讲的很糟糕,一个最重要的原因是没有原创,就是没有原创的剧本,就是不会讲故事或者讲的故事不足以吸引人,当然再去推演,可能这一代或者两代的人,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我们实际上很多人是空壳的人,外表的华丽、内心空虚,没有灵魂,讲不出来好的故事,自己没有震撼心魄的思考和经历,就无法给别人讲出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